【鳞鱼】入梦

屁话实在是太多而且完全没有逻辑也没有文采

其实我是想写一起做理想主义大梦的鳞鱼然后看了一遍我也不知道思维奔逸的我最后写成了什么【

随便看看吧我只是随便开发开发写文技能高中生作文水平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剩下【



太虚海境千年寒潭,是鳞族储存食物的地方。

欲星移现在就躺在一堆咸鱼干海带大闸蟹小龙虾的隔壁,就算北冥封宇非常有心的把欲星移躺的地方隔起来布置成浪辰台的样子,也可以想象弥漫其中的隔壁的阵阵的海鲜味。

 

“哈,看来我真是做鱼成功,真的成了条咸鱼。”而在大智慧那画风十分之后现代的意识空间,好不容易才能对外界之事有所感的欲星移,发出来一声感慨。

对战元邪皇之后文殊剑护住达摩金光塔,无垢之间崩塌,大智慧的意识消散,缺舟说“有缘未来再会”,想不到这么快就再会了。

当真有缘啊。

欲星移后来想,也许大智慧还有很多他们所不知道的秘密,千年修行所累积的存在形态大约也不只是那一堆毫无美感的脑子,不过都不重要了。

此时作为唯一聊天对象的缺舟一帆渡适时的搭上了话:“师相倒是相当想得开。”

“唉,要是想得开,也不必如此执着于回去了。”这样看着海境的危机,鳞族师相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哦对了,现在师相之位已经被梦虬孙接下了,自己只能算是前师相了。

真是做人失败,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应该多调教调教自己的小堂弟而不是看着他现在俏如来和老二面前被公子开明激得跳脚,太丢海境的面子了。

大智慧意识重聚之后欲星移第一件事就是了解海境的情况,然而元邪皇亲征龙涎口,太子身亡、鳞王重伤昏迷,鲛人一脉和众位皇子蠢蠢欲动,整个太虚海境暗流不止,鳞王大约是觉得鲛人一脉当真无可信之人,让梦虬孙临危受命,还把摄政之权交给了后宫之人。

这一切,却是连他都始料未及的。

自己如果在,会演变到如此吗,或者就算自己在,也没有办法阻止?

“我是否该劝佛友放下执着。”看着陷入沉思的欲星移,缺舟说出口的是标准答案一般的回答,然而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此语无解,却也无济于事。

“大智慧不也是,执着于佛吗?”

哎呀,被反将一军了。

他还有没说出口的话。

——可是到底,法海却化为迷津。

放不下啊。

 

“师相仍然做着那个梦吗?”缺舟突然问起了另一个问题。大概是没有反应过来,欲星移迟疑了一下,想到自己既已成为第一百零九名大智慧,自己的记忆、思维大概已经被一览无余了。

这种想法被人洞悉的感觉,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呀。

“是啊,让大智慧见笑了。”

“师相执着者,真是一场大梦啊。”

“也许,需要很久很久吧。”他思考了一下,到了此间境地,他仍然有所执着,又想,要不是有那么多的执着,他当初又怎么会选择留下来成为大智慧的力量一挡魔祸。救出铁骕求衣和俏如来,又歼灭众多魔兵一阻元邪皇,墨家九算算了一辈子,这最后一笔,不亏。

他离开的时候想海境有北冥封宇在,甚至有梦虬孙在,然后他想功成不必在我,现在他看着北冥封宇躺在海境王宫的大床上,一群太医围着却想不出个好法子来。欲星移皱皱眉想,海境真是人才凋敝。

缺舟大概猜到了欲星移在想什么,笑了笑又说:“等过了这一关,师相想的那个人,会帮你完成吗?”

“他原本,就在此梦中。”

欲星移回答得十分自信,说完又想自己倒不如说是相信北冥封宇吧。

他们从小就一起长大,他又是那位帝王之师,那位王者喜欢把“师相的教导”挂在口中,从小对他也是耳濡目染,如果说他被墨家污染了,北冥封宇却是变的那般光明磊落,

他曾经问北冥封宇“丝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而国亦有染,王染于臣,所染当否?”

那是在墨家所学君臣之道,想来他也曾经是心高气傲、锋芒毕露的少年,满心理想抱负,甚至是不甘心和野心。但是后来他想,虽有才能智技,自视极高,其实算不得是个贤人吧。

北冥封宇只是四两拨千斤,恭恭敬敬地说:“师相又要拿本王说笑了。”

 

缺舟告诉他,大智慧见过太多变革,流血漂橹,遍地尸骸。千年的沉疴,要医治是何等艰难。

“然而未来,是从此而去。若比螳臂当车蚍蜉撼树,该是说他们才是。北冥之鲲,其志几何!”

艰难才更有价值,虽千万人,吾等同行。

盛世清明,明镜鉴人心、上同于天,无枷锁自困、世事非命,无争权夺势、兼相爱之。

那实在是一场千秋大梦,墨家人善谋,理智,到了九算级别都当得上一句心思深沉,然后却令人意外都是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

生而为客,浮生如梦,不做一场大梦,实在是做人失败。

他实在太理智,幸而有一人,愿带他入梦,与他一同筑梦。

 

“人心如何难得逃出枷锁,那红尘是,这法海亦是。”

“这一程,缺舟该送佛友。” 

 

他曾说“功成不必在我”,然后他们花了一辈子去做同一个梦,盼得几人入梦来。


END


我硬生生饿得都去写文了……救命……

评论(2)
热度(24)
  1. 没三大草酸艾司西酞普兰 转载了此文字
    主题:虽千万人   作者:mstragedy 字数:1500+   题材:金光布袋戏
Top

© 草酸艾司西酞普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