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鳞鱼】槐安里

※小学生文笔

※大概是刀

不要殴打我这是我这几年来写过的最长的东西是我昨天失眠到两点不清醒脑子里冒出来的梗

北冥封宇提着沧海珍珑站在达摩金光塔前,那庄严佛塔在日光里仿佛笼罩着十色光芒,那光彩在风中流动,实在是扎眼。

魔世大军内耗,势力四分五裂,可元邪皇纵成孤军烛龙之威可当万夫。止戈流和斩武道能再杀他一次,却不能阻止他未来可能的再次复生。

几天前俏如来亲身前来海境,向北冥封宇说明,要再次封印元邪皇,此战关键仍在佛国。

最后这位现任钜子简明的总结了自己的来意:“要破达摩金光塔上封印,需要师相的沧海珍珑。”

“看到鬼!始帝鳞还没还回来,现在又来借沧海珍珑!”还没等鳞王答话,一边听了半天的梦虬孙先发难了。

“要臭墨鱼的剑葱啥,难不成臭墨鱼还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剑才来开门!”

俏如来似乎思考了一下该如何措辞,最后抬起头来对北冥封宇和梦虬孙说:“如果说大智慧还存留最后的力量和谁的意识,俏如来想应该是欲师叔。我们需要他的力量帮助我们开启佛国封印。”末了又补充一句“此步关键,希望鳞王能伸出援手。”

青年的眼神里写满了坚定和真诚,北冥封宇沉默了一下,告诉白发的中原领袖:

“此战如此重要,便由本王亲征!”

“王!!!”

“龙子,沧海珍珑交本王。海境,交你和未贵妃。”

不顾梦虬孙的劝阻和哀嚎,北冥封宇和俏如来便敲定了细节和时间,各自准备去了。

 

于是几天后的此时此刻,站在佛国地界的北冥封宇,思考着自己可能的遭遇和应对,一步步走向达摩金光塔前。

被泡沫一般的结界包裹的庄严佛塔在他眼里透出一股妖异的美感。

也许是地门一战他仍心有余悸,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偏见,又也许是先前魔世大军在此驻扎沾染了墨氛。他想,这里实在是不似佛门圣地。

梦幻泡影,该如是观之。

可是他既然来此,如何不着相,如何不执着。

“师相啊。”

到此时他越发的感受到,自己多想见到欲星移。

他将沧海珍珑插入达摩金光塔之上,持剑的手上传来一阵奇艺的感觉,似一股热流,从手臂蔓延到全身。

 

——
鳞族大殿之上,鳞王与师相欲星移并肩而立,元邪皇顺利封印,魔世平定,俏如来担起钜子责任巡回九界,北冥觞和飞渊定下婚约,此时相伴在外游历学习,重回安宁,鳞族的王终于有了空闲开始着手推行新政。

“王,不知道鲛人一脉方面……”端着碧绿如意的师相立于他身侧,语气带着询问之意。

“……”

见北冥封宇没有回答,欲星移又叫了一声:“王?”

北冥封宇有些恍惚,回过神来神情带着些歉意道:“对于新政,鲛人一脉没什么意见,宝驱一脉也大力赞成你的方针,海境诸多规条也已经依照墨学而修改,本王打算觞儿成亲那一日,同时宣布新政推行,届时,还要仰赖师相。”
欲星移轻笑一声:“莫非战后的疗养让王一身懒散,所以脑筋钝了。”

取笑完北冥封宇他又换了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对答:“仰赖不敢,臣已劳心劳力,想安养天年,不如趁着新政推行,也一并推举新的师相继任。”
于是北冥封宇也换上一本正经的一段表情说:“还是等觞儿接任王位,师相再偕同本王退居幕后吧。”
“这.……果然是我作人失败,王还是不放过臣啊。”
“不用这么感激本王,这是你应得的。”

君臣一番你来我往,明明是平常的对话,北冥封宇却感到心中无法平复迫切和悸动,那些沉积了很多年的心思和愿望,未曾示于人的梦,甚至还有一时无法想通的刻骨的遗憾,都在此刻从心头升起,在胸中刮起狂风。

他压住心头的鼓动,仿佛把所有的愿望都成了抬起手臂的力气,向他的师相伸出一只手。
“未来,还请多多指教。”

于是他的师相也向他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手心,琥珀色的瞳孔和水色的瞳孔里,映着的是同样的梦。
——“臣讲过,能认识王,是臣毕生荣幸。”
——“本王也是。”

 

“将近意识散离的大智慧,怎么还是有把人拖入意识深处的恶趣味。”

身后又传来欲星移的声音,眼前景象迅速褪色,四周归于黑暗,北冥封宇猛地回过头,看到自己的师相从更远处走来。

“师相!”

“王啊,可有做一个美梦吗。”

那人笼罩在一片轻柔光辉之中,如同身披点点星霜,这身影比起方才的“欲星移”显得十分的不真实。北冥封宇想,那是个梦啊。有回不来的东西,也有还能抓得住的东西。

自己终于找到师相了,

“是一个非常美的梦,但是本王也不是耽于做梦的人,还是更希望师相回来,一同筑梦。”

在这什么也没有的意识之境中,他带着笑意看向欲星移,对方也微笑着看着他,他们彼此都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彼此看了许久。然后如同那个美梦里那样,北冥封宇向欲星移伸出了手。

“封印元邪皇需要佛国,而海境的未来需要师相。”

他顿了顿,又说:“而北冥封宇,需要欲星移。师相可愿与本王一同回去?”

欲星移看着自己的王伸出的那只手,他抬起头:

“王啊——”

 

年级尚小的时候,北冥封宇曾经指着书上的“兼爱非攻”,睁大荡着水光的眼睛问欲星移:“太傅,书上说,兼与易别,可是如果一视同仁的爱他人,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书里说的‘爱’和‘恨’又有什么特别呢?这样不符合人情的主张,如何可能推行呢?”

早慧的人总是心高气傲,更何况还是个孩子,那时候便抱着理想的欲星移听了太子太子的话,像书里的先贤一样告诉太子:“那只是人们不明白‘兼相爱,交相利’的好处罢了。”

那个时候的欲星移还年幼,只想着书中所描述的荣景,却不知人心深不见底,更不觉人情深不可测。

北冥封宇带着埋怨的语气回答他,可是我说的,是北冥封宇对欲星移的爱。

后来九算老三用了很多多年去学会洞察人心,才发现这么多年以前,甚至早于自己见过的所有书本上的定义,就有人告诉了他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所以锦烟霞带着愤怒说他们不懂爱的时候,他想在墨黑的染缸里浸了那么多年,自己是该不懂。可是转头看看那片湛蓝湛蓝的海,他又觉得,自己该是懂的。

要不然怎么愿意为了一个梦丢掉性命。

 

北冥封宇的手还悬在空中,欲星移双手握住那双手放下来,问北冥封宇:“金雷村一别,王回头了吧。”

手被按下的那个人心里便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那个时候本王回头了,可是师相藏的太好,好到我们甚至都没有好好道别。”

“还请王恕罪,这一次,臣会好好告别。”

解开佛国封印需要的是大智慧最后的力量,而欲星移,就是大智慧最后的力量。

北冥封宇想自己已经懂了。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是君臣也是挚友,更有着从未道破的情愫。

不过不用再说了。

“王啊,把臣的佩剑再赐给臣一次吧。”

鳞族之主提剑的手有一点颤抖,欲星移单膝跪下,接过北冥封宇手中沧海珍珑,就像当年他受封师相,就像还是多年前两人少年英姿。

“欲星移今生有幸能辅佐吾王,恳请王饶恕臣不能长伴君侧之罪。”

一界之主忍住眼泪,告诉自己的师相自己的挚友:“师相,欲星移,能认识你,也是我此生荣幸。我会保护好海境,保护好我们二人的梦。”

“王啊,如果可以,臣很想和王一起看看那个梦。”

 “左将军右文丞是良将贤臣,我那个堂弟虽然傻了点,也是个可造之材。从您的意识中臣看到了螭龙和鲛人一脉的事,您可以试着用更加果断的方式去处理,而几名皇子之中……”

他跪着一口气说了很多话,好像是掏空九算老三的所有算计,鳞族师相的最后谏言。

 

——“鳞族师相,封磷非冕欲星移,拜别吾王。”

他用沧海珍珑劈开这混沌天地,在黑暗中辟出裂缝迸射出无数光芒,与他周身光芒化为一体,而他最终又与这光芒化为一体。

北冥封宇很努力的睁着双眼,大盛的光芒将他逼出眼泪来,最后也终于因为太过刺眼而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俏如来等人在呼唤他,听到远处传来古刹钟声,洪钟之声震耳欲聋,他再次睁开眼,看到退去诡异结界之色一派庄严肃穆的高大佛塔,看到天空飞过的鸽子,和神情焦急的众人,他的泪水打在手中微微发烫的沧海珍珑上。

他想起最后的最后,欲星移给他的,关于多年以前的问题的答案。

——爱是我所有的愿望,都与你有关。

 

END


评论(6)
热度(36)
Top

© 草酸艾司西酞普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