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鳞鱼】 百里闻香

依旧小学生文笔不知所云其实我大纲大概可以写个万把字但是实在是做不到

全是对话十分意识流,希望我有尽可能的把故事讲清楚大家请自由的脑补【喂


-----------------------------------------------------------------------


“要说这百里闻香啊,我也不是第一次喝!”

小镇开始下雪,漫天里飞着的鹅毛大雪,白茫茫的。镇口上的酒肆门前道路不算宽阔,空地上都开始积起了雪,黑的土,白的雪。

与这风雪不相称的,小小的酒肆里满满的的热闹。

小二抱着几个大坛子一路走上了酒肆中央的一桌,大声说话的是桌前坐着的老掌柜,精壮的老人捋着胡子看小二把坛子里的液体倒进他面前的三个杯子,努力扮作高深莫测的样子吸引着酒客们的注意。

这时辰酒肆里人不算特别多,多是要了坛酒避风雪,各自饮着酒聊着江湖上的八卦,大雪天里人都有些发懒,也都没什么要紧的事,就算有,也被这大雪耽搁了。

闲得发慌的人就爱看表演,哪怕只是不相识的酒肆掌柜想要做一回不称职的说书人。

“这茶非得用太虚海境的离尘水泡,无根之水,至洁至净!”

门口走进了一位旅人。

旅人穿了一件十分宽大的披风,兜帽遮住了半张脸,径直走到角落处一桌的一个空位上,那桌已经坐了一个穿着蓝色布衣的人,他坐下对蓝衣人点头示意,又扭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那边的掌柜。

太虚海境。离尘水。

太虚海境封闭千年,中原人也是近年来才有所耳闻,而海境与中原连通之后,不少商人在两界互通往来,尤其是各类海产的生意十分兴旺。而海境著名的苦茶百里闻香,因为其独特的味道和故事竟然备受追捧,虽然多数是猎奇心态,但确实导致了一茶难求。甚至有文人撰了长长的文章,来评说这百里闻香的味道。而在这样寻常小镇的酒肆里要看到,确实不容易。

不过呐要我说,这苦茶味道确是奇妙,常人哪里说得上品茶,先被苦得拉下了半张脸!”

那边倒完三杯茶的小二看到又有新客人进店,一路小跑着上前招呼了起来。

“这位客官要点什么?”

旅人将披风的兜帽拉下一些,侧过头问到:“你们这有什么。”

小二一看对方的脸,是个鳞族。

“我看这位客人似乎是鳞族,可要来一坛海境的百里闻香念念家乡的问道?”见来人气质不凡,小二动了心思,如今市面上百里闻香可不便宜,但是真正爱喝的人可不多,都是当个噱头。店内的这几坛说是稀奇,在这样的地方却也未必有人买,若是能高价卖出去,回头店主肯定有赏。

那人对着小二颇带着无奈地一笑,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小二心说不妙,却听见对方说了一句“好”。

小二赶紧应了一句退了下去,对方似乎是个明白人,却甚至连价钱都不问。他心想这真是个怪人,平日里见到的鳞族虽然看起来温温和和,但可不都是这般好骗的。

“苦是苦,好茶,确实是好茶!故事!也是个好故事!”

蓝衣人见了这一幕,似乎有些惊讶,又似乎对店家的话有些在意,张望了几眼,还是移回了视线看向旅人。

“臣……我以为,您不会想再喝这百里闻香。”

“怎么会呢。”

小二动作麻利,很快就把百里闻香端了上来,旅人给自己倒一杯,给对面的人也倒一杯。

“这……真是折煞微臣了……”

掌柜终于端起第一杯茶。

旅人也端起了手里的茶杯,发现自己竟有些怀念这味道。

盈盈无根水,萦萦苦茶香。

大概是回不去的故土,和见不到的故人的味道。

“这第一杯,敬在地门解除九界危机的鳞族师相欲星移!”

大家多少听说过百里闻香的盛名,纷纷是一派看热闹的表情,皱着眉头忍着笑看看那掌柜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老长官整张脸都皱起来半天没说话,周围的酒客们纷纷叫好,还有人叫嚷着“敬师相!”

这场景不像是在喝茶,倒像是江湖人士们在拼酒。

江湖上的故事传得快很而夸张,在座的多都对地门一站有所耳闻,江湖客多少都有着英雄情结,对于那常人所不能想象的战场更是如此,甚至带上了传说神话的色彩,而传说中的英雄,人们多少是带着三分尊敬的。于是喝茶的喝酒的,都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旅人也喝了一口茶,似乎若有所思。

“当年他留下了一颗种子,现在这种子要发芽了,只是这新生的嫩芽,要的养分是人血。”

“我以为是我们的血,没想到最后却是他的血。”

“他有什么话要你告诉我吗?”

蓝衣人摇摇头,答到:“那个时候他叫我离开了。”说完这句他似乎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看着手里的茶,没再开口。

似乎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旅人笑笑开了口:“也许他是和我说了的,只是那个时候,我没能听到。

“这第二杯,敬在魔祸之中力抗元蟹黄,却被丧尽天良的亲儿用一杯毒茶谋害的鳞族先王北冥封宇!”

蓝衣人猛一转头看向那边的掌柜,却又没办法发作,最后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回过头来只说出一句:“您……不要太难过……”

而被安慰的人一脸坦然和探究的表情。

“哈,这丧尽天良的亲儿,偏偏用了毒药?”

都是聪明人,有些事,事后想想,也只能猜测一二,至于真相,其实不那么重要了。

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蓝衣人最后又陷入了沉默,只是看对方饮一口茶,他便也饮一口茶,两个人相对无言,这喧闹的酒肆似乎与他们都无关。

“这最后一杯,敬在内乱之中游说三脉,三脉共统制度的最大功臣龙子梦虬孙!”

 听到这话,有些坐立不安的蓝衣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说“他倒是有话让我告诉龙子。”

“哦?他给堂弟说什么了?”

“他要我告诉龙子……要龙子替他看看,说不定能见得到,他梦中一片清明的海境。”

说完又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补上一句:“龙子听完立马就摔东西走没影了,但是我想他大概……大概……”

说者都要带上哭腔了,听者只是叹了口气,拍拍对方的肩。

“往后,辛苦他了,也辛苦你了。”

“也替我看看吧。”

“敬完这茶,我再来说说这故事,三脉制度的兴衰大家想必已经听惯了,今天我来给大家说的,是太虚海境一王一相的故事。”
旅人饮下最后一口茶,放下杯子走了出去,外面的风雪正盛,漫天席地的,先前干枯的树枝和黑土地都被盖上了厚厚的一片雪白。

“这么大的雪!客官不等到风雪小些再走吗!”小二见状对着门口喊了一声,他看到旅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踏出了门坎,和旅人同桌的蓝衣人追了出去,但是也只是追到了门口。

他觉得不太明白,但又隐约觉得不该去打扰那两个人。

那天酒肆那么吵闹,小二很快便忘了自家掌柜的那有些玄乎的“一王一相”的故事,可是后来过了很多年他都记得那个画面。

那名蓝衣人深深的、长久的对着风雪中渐渐远去的背影鞠躬的画面。

----------------------------------------------

加一段十分鸡肋的解说,可以不看【

 其实就是海境搞革命然后某个皇子毒死了鱼头但是其实事先和欲星移商量好了然后欲星移放血救了鱼头然后搞了了三脉一起统治的制度反正就是尽量消除阶级然后梦虬孙在这里面出了很多力

这个事只有梦虬孙和午砗磲知道

然后旅人是鱼头蓝衣人就是午砗磲
完【




评论(4)
热度(14)
Top

© 草酸艾司西酞普兰 | Powered by LOFTER